牛角掛書 朝乾夕惕——記農民作家盧自有

[關閉本頁] 來源:密云區文聯      發布時間:2019-05-24

fifa手游垃圾球员 www.ohocb.icu         在太多人眼里,農民,總是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以及孩子老婆熱炕頭”捆綁在一起,而家住北京市密云區新城子鎮曹家路村的盧自有卻打破常規:于艱苦的農村勞作中做起了文學夢,這夢一做便是四十多年。 

才秀人微:汗水澆灌文學夢

       1955年生于曹家路村的盧自有高中畢業后回村務農,兼任生產隊會計工作。作為一個農家子弟,他不吸煙、不賭博,唯一的愛好就是讀書寫作。

       “小時候,經常聽母親講故事,被一個個精彩的故事所吸引,文學的種子就在那時埋下了。”

        高中畢業的盧自有離開學?;卮邐衽?。由于文化基礎知識薄弱,打小喜歡文學的盧自有提筆寫字時,總因尋不到完美的表達而懊惱。為了武裝自己的頭腦、更好的創作,盧自有把課本全部翻出來,從一年級的課本開始,逐頁逐行地抄寫,憑著死記硬背,開啟了邊學習邊寫作的模式。在每天完成會計工作和繁重的體力勞動后,他把所有的業余時間用在了讀書上。

        那年冬天,盧自有在微弱的煤油燈下讀書,頭上氈麻絨的帽子竟被火苗兒燎著,專注于讀書的他全然不知,直到母親進屋為他摘下帽子撲打火苗,他才從書本中轉過神兒來。

       為便于讀書寫作,1991年,盧自有將家里的田地交給妻子,只身來到密云文化館,做起了晝夜值班的警衛工作。每天自己生火做飯,在完成本職工作后,他大量閱讀文化館藏書、虛心向館里的老師們請教。這樣的日子,他堅持了4年。自學和努力終讓盧自有的寫作水平大為提升,一篇篇透著墨香的鉛字相繼舞動在報紙和刊物上。

窮且益堅:不墜青云之志

       “每年到了秋分時節,那些植物染黃了霧靈山的嶺嶺坡坡、溝溝壑壑,把一個碩大無邊的金色秋天呈現出來,讓人們看到秋的實在、秋的莊重、秋的輝煌。”

       “一條小河緩緩地向前流淌,她翻山越嶺,九曲十八彎,但總也流不出我的視線,她就是流淌在我心中的安達木河。”

       …………

        善于觀察生活的他,將農民的生產生活、所思所想以及農村的風土人情作為寫作的基本素材,寫農民話、抒百姓情。他常年把身子匍匐在大地上,在泥土中搜尋靈感,在秧苗里暢想快樂。他的作品一如秋日的谷子、玉米、大豆和高粱,在濃烈的泥土氣息中飄散著醇香。

        盧自有耕過地、打過工、開過小吃店,也曾推著煎餅車到處叫賣。但無論走到哪里,從未放棄對文學事業的追求。進京打工的日子里,當別人休息打牌時,他躺在北京建筑工地低矮破舊的工棚里,望著天上的星星構思著自己的“半成品”。通宵寫字是常有的事,經常是困了累了就趴會兒,醒來繼續寫。

        為了搜集筆下的素材,盧自有去村大隊部看報紙,向村官友人尋雜志。為了整清楚一個姓氏一段故事,他騎著自行車追根溯源不辭辛苦:渴了喝口山泉水,餓了捋把野山棗。正是一次又一次的走訪,讓他和當地的山、石、水、草、樹以及土地和人民融為一體,迸發出極高的創作熱情。日復一日,他寫出了生活中的煩惱,寫出了日子的艱辛,寫出了農民的希望和感嘆。

        “雖然書價挺貴,但只要是好書,我就想方設法買下來。”在追夢的路上,他參加過全國高等教育中文自學考試并購置了電腦,為了學會使用,他一遍遍向多人求教。家里不能上網,他把寫出來的稿件托村官朋友投出去,有的被發表,有的石沉大海。但他從未氣餒,44年如一日,堅守著那份執著與勤奮。盤點過往,盧自有寫出了700多篇稿件,總字數達750多萬,已經發表的達到200余篇。正因農民寫農家的酸甜苦辣,他因此獲得“農民作家”的稱號,還加入了密云作家協會。

報效桑梓:洗盡鉛華不染塵

        盧自有所在村落地處古長城腳下,生于斯長于斯的他對古長城有著難以割舍的情感?!凍こ搶帷貳肚樗及琢牘亍貳噸賾撾寤⑺毆亍返紉黃睪醭こ塹奈淖窒群蟠鈾謀識肆鞒?。如今,他正把近年來有關長城的歷史事件和傳說記錄下來,立志打造一部以長城文化帶為主題的邊關作品。在他看來,古長城的歷史文化急需記載、傳承,這是歷史賦予一名作家的使命。為了完成這部作品,盧自有開始一遍遍考量和觸摸長城。村北的長城自仙女樓起至黑谷關止,全長50 余華里,他幾乎都爬過。每到一處,他都會仔細的觀察,認真記錄下每一個數據。

        作為革命老區,霧靈山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都是我方的根據地。當村民們講述一段段烽火連天的歲月時,盧自有一遍遍被震撼到,于是,他試圖用手中的筆留住那些紅色記憶。為了確保史實的真實性,他多次翻山越嶺,反復拜訪當事人的家親眷屬。那年秋天,他去密云新城子鎮大樹洼村采訪,結果村里人說,當事人早已搬離多年,去了80華里以外的黑谷沿村。像這種費事不討好的事兒換做他人,也許早就放棄了,而盧自有卻信心滿滿地上路了。因當事人下地勞動,盧自有在院門外蹲守至中午,別人家都開始吃飯了,盧自有卻還站在原地等候。盡管當事人下午一點多才回到家里,但頗有收獲的盧自有還是興高采烈地打道回府。

        盧自有早就聽說,當年霧靈山在抗日戰爭時期活躍著一支抗日敵后武工隊。而副隊長高原(逝世于1947年)是當地人,家就在黑谷關以南一個叫流水溝子的山谷里。年輕時的高原右眼因生病已盲,靠左眼識物。身上經常背著一桿長槍出沒于霧靈山地區。別看他穿戴不濟,可日寇和偽軍一聽到他的名字,立刻膽戰心驚。對這樣一個傳奇人物的死因卻眾說紛紜,帶著疑問,執拗的盧自有走進大山深處探尋原委。那是一個乍暖還寒的日子,盧自有騎著自行車,走了13里地來到黑谷關與河北流水溝子的交界處。盧自有一路上坡,淌著汗前行。下午2點,終于走到山谷盡頭半山坡上的當事人后代家,見到了高原三弟的女兒唐桂芬。從唐桂芬口中,盧自有找到了答案。那天下午返回時,山谷中刮起了大風,林濤洶涌、山風呼嘯,一如當年風起云涌的抗日烽火?;氐郊?,盧自有寫出了一萬多字的紀實文學——《霧靈烽火》。

        像這樣的自發采訪還有很多,盡管付出了太多的時間和精力,也沒有任何的報酬,但盧自有卻始終無怨無悔,一往無前。

        97年起,曹家路村開發了民俗旅游,盧自有以滿腔的熱情投入到旅游宣傳的工作中。先后有20多篇新聞稿件和文學作品發表在《京郊日報》《北京旅游報》《北京旅游》《美麗鄉村》等雜志上。其中,紀實文學《霧靈山下致富歌》全面記述了曹家路村開發旅游的全過程。

        2017年秋天,盧自有的家鄉準備在村東、村西分別開建百米文化墻,為宣傳村子的厚重歷史和現代文化,盧自有無償獻出了此前精心搜集并撰寫的史料。

        在與家鄉廝守的60多年里,盧自有深深愛戀著這里的一草一木,為了把自己對家鄉的熾烈情感表達出來,他決定為曹家路村寫一部村史。在歷經365天的夜以繼日后,20萬文字已經結稿。

        如今,盧自有相繼參加了新城子鎮鎮志以及吉家營和令公兩村村志的編纂工作,為密云的史志工作作出了貢獻。

        文人報國一支筆,大氣磅礴頌山河。在盧自有的心中,雖然道阻且長,雖然久經磨難,但因了文學這盞燈,他依然感覺遠方:溫暖而光明。

圖1農民作家盧自有在自家院子勞作

盧自有在自家院子勞作

圖2盧自有在剛剛學會的電腦前
盧自有在剛剛學會的電腦前

圖3盧自有外出采訪路上
盧自有外出采訪路上

圖4盧自有收集整理并待出版的文稿
盧自有收集整理并待出版的文稿

圖5雨后,盧自有在清理家鄉的路

雨后,盧自有在清理家鄉的路


分享到: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fifa手游垃圾球员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