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縫里射出的光芒——記密云花鳥畫家谷保榮

[關閉本頁] 來源:密云區文聯      發布時間:2019-05-17

fifa手游垃圾球员 www.ohocb.icu         家住北京密云穆家峪鎮沙峪溝村的谷保榮在繪畫的路上可謂歷經滄桑,如一名行腳僧孤獨著,也精進著,但無論走到哪里,報效桑梓的無私情懷始終沒變,那是骨子里對藝術的熱愛,更是一名畫家對事業九轉功成的追求。

圖片1谷保榮創作中
谷保榮創作中

窮山僻壤,志堅行苦癡心不改

        許是天賦異稟,1968年出生的谷保榮打小就喜歡畫畫兒。5歲時,便在村辦幼兒園用稚嫩的小手在黑板上畫,老師嫌他費粉筆便將其悉數收起,他就撿地上的粉筆頭,當粉筆頭也用完了,就在幼兒園院里的沙地上畫?;氐郊?,還照著墻上的年畫兒畫。

        上了小學的谷保榮畫畫兒的心始終沒變,作業本和課本空白處都是他信手涂鴉的杰作,有的老師批評他作業本不整潔,還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將其撕毀扔棄。這件事被父親知道了,他第一時間斥責并站出來反對他再畫。在父親眼里,莊稼人的孩子念好書,將來考出去端個鐵飯碗就行了,畫畫兒那是不務正業。但這些,都沒能泯滅他繪畫的癡心。那時候,家里窮得掉渣,根本買不起畫畫兒用的一毛錢一張的宣紙,沒辦法,他就用奶奶糊窗戶剪下的邊角料。當時,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擁有一張空白的窗戶紙。在他幼小的心靈里,自己就像一顆孤獨的種子,沒有陽光,更沒有人肯走過來為其澆水施肥。

        小學二年級時,他遇到了繪畫之旅的第一個老師——同村的四叔李永生。最初,當別人告訴他,村里有一位叫李永生的畫家時,他跑了一里多地去找,結果,在順義皮革廠上班的四叔沒回來,第二個禮拜又去,終于見到——四叔,很和善。當谷保榮走進四叔的畫室,一下子驚呆了,只見滿墻的人物和花鳥畫,畫的簡直和供銷社賣的一模一樣!那一刻,他懷疑起自己的眼睛,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能把畫兒畫得這么像的人!那時起,他覺得畫畫兒太偉大了,恨不得馬上跪下磕頭拜師。四叔也很喜歡他,心想,在這個窮山僻壤之地,能出這么個喜歡畫畫兒的孩子實屬不易,便欣然同意指點他。當四叔打開一個大箱子時,懵懂稚嫩的谷保榮心花怒放!只見滿箱子的繪畫書琳瑯滿目,有《芥子園畫譜》,有《怎樣畫貓》等等,四叔的箱子就像芝麻開門的寶庫,讓一直在黑暗中摸索的谷保榮見到了一束光,那是裂縫里射出的光芒!

        四叔爽朗大方地把書借給了他。有了書,如饑似渴的谷保榮更勤奮了:每逢休禮拜或放假時,他就跑來請四叔指點,更關鍵的是,他獲尋了精神支柱,有了請教傾訴的對象,從此不再孤獨。漸漸地,谷保榮的國畫技法大大提升,眼界也愈發開闊:他知道了畫兒分國畫和西畫,國畫兒要用宣紙和畫氈。因為家里買不起時下三毛四分錢一張的宣紙,就更不用說畫氈了,還是四叔想了辦法:從廠子里找了一塊兒油帆布解決了他的畫氈問題,宣紙就一直蹭四叔的用。

        四年級時,又一個點燃他夢想的人物出現了,她就是班主任魏金鳳老師。當魏老師看到他在作業本的空白處畫染的蜻蜓荷花時,不僅沒有撕毀他的本子,還在一旁寫下了一行令他刻骨銘心的話:你畫得蜻蜓不像,我幫你改了一下,以后不要在作業本上亂畫了,另找一個本兒畫。打那以后,讓人感動的魏老師還經常從報紙上剪下好圖送給他,并鼓勵他好好畫,將來爭取有個一技之長。魏老師的話如一盞明燈,照亮了他前行的路。就在這一年,穆家峪公社全學區舉辦繪畫比賽,作品入選的孩子將獲得“小能手”稱號,而谷保榮的作品過五關斬六將最終脫穎而出,當著全校師生的面,從校長的手里接過了“小能手”的獎狀和一個塑料帶磁鐵的高級鉛筆盒!那一刻,他激動地流下了眼淚,這可是他繪畫數年來第一次得到的認可,用魏老師的話說,不僅為自己爭了氣,也為學校爭了光!打那以后,父親再不像過去那般極力反對了,但也算不上支持,在他的意識里,反正畫畫兒又不能養家糊口,身為兒子,將來總是要樹立門戶過日子的。

        上初一時,他從四叔嘴里知道了世上還真有能掙錢養家的“畫家”這個職業, 于是,他暗下決心:將來要當一名畫家!在他看來,只要畫兒畫好了,就能當畫家了,但四叔告訴他,當畫家是要考學的,素描也一定會考的。當時的他不知道素描是什么,四叔就把自己畫的素描拿給他看。記得那年大年初一,四叔帶著他,趟著大雪,到離家5里外的蔡家洼南山上寫生,這是他平生第一次寫生,也是第一次使用寫生所用的炭條。是四叔,夯實了他的繪畫基礎,成為他繪畫之旅的啟蒙老師。

        初二年級時,谷保榮認識了鄰村高他一年級的同學王立鶴,這次相識,又成了他繪畫生涯的另一個轉折。王立鶴的父親王恩遠曾就讀于北京師范學院美術系,因故退學后,發誓從此再不拿畫筆。奈何,喜歡美術的兒子因考學沒辦法,王恩遠才又再次拿起畫筆,并從市里買回大衛、維納斯等石膏像,免費對谷保榮和自己的兒子以及有志于美術考學的五六個孩子進行指導。也是從那時起,谷保榮才正式接觸西畫相關知識:知道了黑、白、灰色調子。常常,他會對著石膏像一畫就是半宿,兩年下來,他的素描速寫和色彩提升得很快。初三中考,他報考了北京第一師范美術班,專業課和體檢都順利通過,卻因文化課沒過關,而遺憾地上了高中。

        1986年的暑假,谷保榮即將升入高二,同年,初三畢業的弟弟考上了廣州一所中專,這對一個農家來說本來是件好事,但卻給這個本不富裕的家庭罩上了一層灰色:母親身體不好,全家都仰仗父親一個人掙工分養家。望著愁眉不展的父親,懂事的谷保榮決定憑己之力、為家分憂。他從奶奶家借了一輛自行車騎向密云縣城。他想,縣城單位多、機會大,總會找到些畫畫兒的活兒,掙點錢貼補家用。于是,他走胡同穿大街,毫無目的地轉悠著。就這樣轉完了兩天,第三天當他轉到密云縣城東北的沙河處,只見牌子上寫著“密云縣交通局汽車運輸隊”。他發現大門口和院子是新改造的,院子里新砌了一面大影壁,上面光光溜溜的什么也沒有,他估計那上面肯定要被寫上字或畫上畫兒。于是,便走了進去,細打聽,還真是要在上面畫東西,但對方一看自薦者是個小孩兒根本不信他,當時他靈機一動,因為此前他曾聽同學說起,太師屯公社院內有個影壁畫得不錯,便對車隊的領導說,太師屯公社的影壁就是自己畫的。車隊領導還是不放心,便囑他先設計個圖稿出來,要是行,就讓畫。按照車隊領導的要求,谷保榮一個禮拜就完成了設計圖稿,車隊領導一看就相中了。攬下了平生第一筆交易,谷保壯著膽子談妥了“大價錢”,那天,他一路歡快,走路都是輕的。

        畫那么大的畫兒需搭腳手架,也需要有人遞送畫畫兒顏料和工具,不是一個人的活兒。他花了6塊錢從村里雇來一個小孩打下手,每天中午買上兩個油餅填充肚子。從早晨6點一直畫到天黑。就這樣拼死拼活地干了一個禮拜終于完工,車隊領導非常滿意,痛痛快快地給他結了600元工錢。接過120張5元一張的新票,他覺得放哪兒都不放心,600塊!那在當時可是一筆大錢啊!那時人們一個月工資也就100多,這一周的工錢能頂普通人三四個月的工資了,他激動的心怦怦直跳!

        當他把憑手藝掙來的第一筆錢交給母親時,母親的手顫抖了,一旁愁眉不展的父親也驚呆了,他不相信兒子在一周里能掙這么多錢,數著嘩嘩作響的票子,父親的眉頭舒展了,從此,再也不反對兒子畫畫兒了。就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谷保榮走過了一個個春夏秋冬。高中畢業那年,恰逢密云糧食局招工,他因有繪畫專長,被錄取。

 

走出大山,木人石心抗顏為師

        在糧食局直屬庫的幾年里,除了本職工作外,單位組織的文藝活動以及團委板報總少不了谷保榮的身影。那一年,他參加中國書畫函授大學中國畫大專班學習,每周六去北京上面授課,為了節省坐公交的1塊5毛錢車費,他和朋友五點鐘上路搭運輸車,正值三九天,坐在貨車的后車廂里,穿著軍大衣的他們擠在一起凍得又疼又癢,實在沒辦法時,只能跺幾下腳轉移注意力。

        90年的春天,他看到煤炭公司院里的玉蘭樹開花了,為了寫生,他匆匆啃個燒餅,利用中午時間,拿個畫板站樹下一畫就是兩個小時,因為畫得太投入了,身邊來人也不知道,后來警衛師傅給他送了一把椅子,才知道是他們單位領導來看了,說小伙子畫的不錯,專門讓警衛給送把椅子來。

        為了能全力以赴畫畫,1994年谷保榮辭職下海:畫廣告牌、做美術字……他用畫畫兒養著自己。內心深處,那個聲音始終沒有休止過:追求藝術、成為畫家!然而現實是冷酷的,要藝術的同時也得兼顧生活,當時孩子兩歲,廣告生意越來越不好做,當他利用閑暇時間去大棚繪畫寫生時,有的畫友丟來嘲諷:都混成這樣了,還有心思畫畫兒,瘋了!

        還記得98年,谷保榮去中國美術館看展覽時,那些喜歡的書看的他熱血沸騰,當時什么都不顧了,下決心要把幾本最重要的書買下來,出來時已是中午。一摸兜兒,除了回家的路費,只夠吃個煎餅的了,走在美術館前的大街上,背著沉甸甸的喜愛的書,喜悅和傷感交替涌升。那一刻,他想起徐悲鴻、吳冠中、黃永玉等大師們,在藝術追求的路上也曾有過類似的經歷,于是名家的話再一次想起:花不論貴賤,草不論枯榮,都有自己的星座,一樣會星光燦爛。

 

遍訪求藝,磨而不磷傲雪凌霜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堅忍不拔之志。

        2003年,谷保榮參加了中國美協在天津舉辦的花鳥畫高研班。當時,他成了密云縣自己進修藝術類學習的第一人。期間,花鳥畫大家霍春陽、賈廣健、何水法、郭石夫等先生的授課讓他大開眼界,無論在構圖、筆墨、書法等方面都有了顯著提升。雖然學習只有短短的40天,但對谷保榮來說卻是一次脫胎換骨的洗禮:一幅畫應該怎樣去創作,到底什么樣的作品才能參加展覽……這些疑惑均得到了破解,更為關鍵的是:通過學習,他找準了適合自己的繪畫道路,再一次堅定了當一名職業畫家的信心!

        此后,他拜在了中央美院花鳥畫系主任姚舜熙先生門下。姚先生對他關愛有加,當場讓他作畫并給予點評,還親自作畫讓谷保榮看。一時間,谷保榮的畫兒有了質的飛躍,特別是運用姚舜熙先生所創中國花鳥畫“轉化與切入”學習法和花鳥寫生中的“現場直接表現”的創作性寫生法,讓他受益匪淺。作為姚舜熙先生的門徒,谷保榮最樂意為老師收拾工作室了。那里有數萬冊藏書,先生常?;嶠恍┍阜蕕幕蛞芽賜甑氖樗透?。有時,他能拉回滿滿一后背箱,那些沉重的大畫冊把車前邊都壓得翹了起來。

        玉骨冰肌誰可匹,傲雪凌霜奪第一。2006年—2008年,谷保榮的作品連續3年入選北京新人新作展。2008年春天,入選由中國美協主辦的“和諧杯全國工筆畫大展”。同年秋天,入選由中國美協和中國工筆畫學會聯合舉辦的“第七屆全國工筆畫大展”。2014年,入選了由北京美協主辦的“嘉年華•青春夢”青年美展優秀作品展。2015年,入選北京美協主辦的“北京意象•生態密云”創作展。湖南湘潭白鷺島濕地、西雙版納的熱帶雨林、黑龍江的林海雪原都相繼留下了他的足跡。

        在谷保榮的世界里,除了畫畫兒還是畫畫兒。歌廳,他沒去過;撲克,他不會打;飯局,他不喜歡……在花鳥畫寫生與創作學習中,他主張要有生活、有學術、有修養,有實踐,有理想,爭做“五有”畫家。

        2018年4月17日,密云區書畫院在密云區文聯揭牌成立,作為密云的花鳥畫家,谷保榮擔任了書畫院首任院長。2018年10月27日,密云美協召開全體會員代表大會,一致選舉谷保榮為密云美協主席,后又當選北京美協理事。曾被《美術報》評論為“具有發展潛力畫家”的谷保榮始終不忘初心,勤勉奉獻。多次走進密云石橋、花園居委會,為老年人公益輔導繪畫,讓“文藝服務社會”落地生根。

        為了提升密云畫家的整體水平,谷保榮耐心細致的點評、指導會員作品,在他的無私幫助下,密云多名會員在市級展覽中獲獎。在他的積極組織帶動下,密云還成立了“生色丹青·工筆畫社”。來自不同崗位的30余位工筆畫愛好者從此有了創作研討的陣地。

        2019年春節前夕,密云文聯組織的“十九大精神進萬家•百名書畫家新春走基層”為村民寫春聯畫畫活動走進大城子鎮張莊子村。偏遠山區冬季暖氣不熱,房間很冷,但村民取畫熱情很高,屋里擠滿了人,谷保榮等人剛進屋就立刻投入戰斗,全程站著畫畫兒,一畫就是3個小時,忙得顧不上喝水、上廁所。那珍禽瑞鳥、奇花異石,那山水人物、翎毛昆蟲,或精工描繪,或簡練奔放,一個個形象逼真、色彩富麗,既是栩栩如生的視覺盛宴,更是精致動人的心靈遇見。當村民們拿到年畫一個個笑逐顏開地離開時,谷保榮發自肺腑地說:“真是累并快樂著。”而張莊子村也只是為村民寫春聯畫畫兒活動的其中一站,作為此項活動的骨干,他身先士卒,每場必到,冒著嚴寒先后走進包括新城子、古北口、馮家峪等地在內的9個鄉鎮、12個村,累計行程2000里,用喜慶的年畫為百姓送去了新春祝福。

         “庫水泱泱,河水湯湯,壩風凜凜,群山莽莽。密云水庫是首都的生命之水,身為畫家,為了努力打造踐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典范之區,我有責任和義務用手中的畫筆展示生態水庫、綠色水庫,讓更多的人愛上大美密云——這一份堅守出來的美麗!”夕陽之下,波光粼粼的水面,輕輕搖曳的蘆葦,點綴其間的殘荷以及三三兩兩的水鳥,都構成谷保榮濕地寫生的素材。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精于形象而意味橫生。”在谷保榮的筆下,密云的山,是眉峰聚;密云的水,是眼波橫。

圖片2谷保榮作品
谷保榮作品

圖片3谷保榮下鄉為百姓作年畫
谷保榮下鄉為百姓作年畫


分享到: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fifa手游垃圾球员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