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ぷ骷掖蠼蔡謾鋇謔咂讜誥┛?/h2>
[關閉本頁] 來源:海淀區文聯      發布時間:2019-05-24

fifa手游垃圾球员 www.ohocb.icu   百川匯海萬物生姿,返本開新致敬經典。5月19日,“百川匯海•作家大講堂”第十七期在京舉行。著名作家、《人民文學》副主編徐則臣以自身創作體會為切入點,全面闡釋“寫作中的軟實力和硬功夫”,帶給現場觀眾全新的文學創作視野和思考維度。在京多名作家以及魯迅文學院部分學員、中關村海歸文學社團、海淀小作家協會、海淀高校文學社團聯盟和社會文學愛好者300余人現場聆聽。講座由杜東彥主持。

        自《耶路撒冷》之后,徐則臣的新作《北上》,講述了發生在京杭大運河之上幾個家族之間的百年“秘史”,再度成為讀者爭相傳頌的力作。什么原因造成了一書難求的盛況?其中蘊含了哪些高超的敘事技巧和獨特的寫作手法,蘊含了寫作中的哪些“軟實力”和“硬實力”?在近一個小時的主題講座中,徐則臣娓娓道來,讓現場觀眾宛如進入到創作現場,一同體驗愉悅與痛苦、焦灼交織,苦樂參半的“寫作的那些事”。

        徐則臣結合自己創作《北上》的體會提到,寫作中的“軟實力”和“硬功夫”,是比喻的說法。人們通常認為,一個作家要勤奮,只要勤奮總會寫出來好東西。在潛意識里,人們可能會覺得寫出好作品在某種程度上有一個概率。其實,有的時候寫作沒有概率,不在于量,而在于這一篇和那一篇之間是否有進步,是否有新的東西出現。所以乾隆皇帝一輩子寫了四萬首詩,大家看看有多少是好詩?《春江花月夜》,一首詩夠了。寫作重在質,不在量,沒有比例、概率的問題,也不存在投機的問題。

        徐則臣提到,寫作如何能夠保質保量,需要“軟實力”,一個是意識,一個是視野。他以地方高校一位教授皓首窮經研究的問題,其實已經是十年之前北大教授就不再研究的問題為例,說明了視野的重要性。徐則臣進而提出:這說明有的時候做學問、寫作,視野有多寬,站得有多高、看得有多遠,決定可以處理什么問題。

        徐則臣表示:以諾貝爾文學獎評選的作品來說,其中獲獎的作家大部分是可以流傳下去的。原因就在于,這些作家所思考、所表達的問題,其實是站在整個人類的前沿,去體察人類自身的一個困境,在表達著或者至少是極力表達著人類的前沿問題。

        徐則臣提出,當然還要有一個變的意識。這個世界在變化,一切都在變,但是如何變是一個值得深入思考的問題。我們身處這個文學的語境中,需要有這樣的意識:文學需要變,要關注生活的變,用自己的表達匹配這個變。

        很多人都說,這是一個偉大的時代,波瀾壯闊,豐富復雜,應該產生大師,應該產生經典。但是我們也需要認識到,今天置身的語境,自身對文學的認識有沒有問題,作家、批評家、讀者對文學的認識夠不夠深的問題。人們總說,這樣的一個時代為什么出不了托爾斯泰,為什么出不了曹雪芹,為什么出不了《戰爭與和平》,出不了《紅樓夢》?這時我們是否想到,如果今天出現托爾斯泰、曹雪芹,這個托爾斯泰應該是什么樣,這個曹雪芹應該是什么樣。事實上,在19世紀的俄羅斯,在托爾斯泰生活的那個時代,當時俄羅斯的讀者和批評家也是這樣在哀嘆為什么出不了荷馬、但丁、歌德,為什么出不了《荷馬史詩》、《神曲》。但是一百多年過去了,回過頭去看,那時的俄羅斯是有大師的,他叫托爾斯泰、托斯陀耶夫斯基。這說明,一代有一代的文學,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文學。

        徐則臣特別指出,歷史會證明,假如有這個時代的《紅樓夢》和《戰爭與和平》的話,肯定長另外一個樣,是作品該有的與這個時代匹配的樣子。作為作家,應該忠實于自己的感受,去尋找這變化,然后尋找一種新的方式把變化表達出來。正如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的轉換,我們需要有變化的意識。建立與時代相匹配的、獨立的自我世界,這正是新時代作家應該具有的視野和意識,也決定了在今天作家能走多遠。

         徐則臣表示,讀者看一部作品,其實是想在作品里看到自己,想和作品產生共鳴和共情。這個聯系是什么,就是接地氣,這也是我個人寫運河的原因之一。

  徐則臣動情地向現場觀眾講述了他所深情熱愛的京杭大運河,以及他為什么寫大運河。他表示,運河的意義之重要不言而喻,長江和黃河是中國的兩條母親河,運河未嘗不是第三條母親河。至少對北京而言,沒有運河就沒有北京城。人們常說,沒有永定河沒有北京城,實際上沒有運河也沒有北京。蘇湖熟天下足,這是運河的一部分功能。運河更大的功能是貫穿南北以后帶來了整個國家的交流和協調。進而,徐則臣表示,寫運河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自己跟這條河有關系,自己很多年一直生活在運河邊。

        隨后,徐則臣生動講述了自己創作《北上》的思路和歷程,特別回溯了自己如何堅持變化的意識、閱讀、田野調查等一系列的艱辛創作過程。

        徐則臣還表示,寫作中的軟實力,跟作者對文學的認知有關系。比如遼闊的時空跨度如何處理,用什么形式來處理。“如何根據題材,如何根據今天的審美,如何基于全球化時代,重新講述這條河的故事,這就需要不停地轉換思維。”

        “把今天一個人所體現出來的精氣神有效地寫入到作品里。”作家的寫作要跟著社會、時代,跟著現實一點一點地往前走,這是所謂的“軟實力”之一。

        在精辟詮釋寫作中的“軟實力”后,徐則臣對寫作中的“硬功夫”也進行了深刻的解析。在創作《北上》時,他四年來沿著運河走了一遍,檢索了大量相關的資料,進行了深入的田野調查。“對作品中的每個細節負責任,盡最大所能負責任,經得起推敲。”

         比如,小說里寫1901年一個中國人跟一個意大利人介紹淮安的河下古鎮,提及《西游記》的作者吳承恩就生活在河下鎮。然而《西游記》的作者是吳承恩,是胡適考證出來的。所以,1901年,不可能有這么一段介紹?;褂幸桓隼?,就是現在人們一提到慈禧,就說是“老佛爺”。事實上,當時只有極少的人私下稱她“老佛爺”,“老佛爺”的稱呼都不出紫禁城。徐則臣頗有感慨地指出:歷史很宏大,但是再宏大也是由細節組成。所以,作者在創作中要靠自己的努力多坐一點冷板凳,多做一點案頭工作,多做一點調查。所謂的“硬功夫”其實就是死功夫。徐則臣風趣地說:“我從南到北把運河走一遍,跟坐在書房里想象這條河再寫出來是不一樣的。” “順水還是逆水的船速需要計算。在整個寫作過程中,數學的算術能力提高不少,因為要不停地算。”在寫作中,無論做多少“硬功夫”都不算多,這樣作品才扎實、可靠、厚重。這個厚重在于提供了多少有效的、準確的、可靠的信息。正如海明威的“冰山理論”,一個作家需要呈現紙面上的東西,特別要下足紙面之下、八分之七的功夫。這樣才有可能成為一部厚重的、有歷史感的作品。

        在朗誦環節,柏荷朗誦了徐則臣作品《北上》的相關書評及片段。柏荷的精彩演繹,讓現場觀眾不由沉浸在運河的情境中。

        在互動環節,徐則臣就“如何錘煉、提升寫作中的軟實力和硬功夫”等熱點話題進行了深刻闡述,與競相提問的現場觀眾進行了深入的互動,現場氣氛活躍而熱烈。

        就“通過什么途徑和方式去感受和把握時代感,更好地展現時代感”的提問,徐則臣表示:每個人精力都是有限的,整天撲在生活第一線也不可能占有所有的生活。所以有些文字的確是需要通過虛構,但虛構不是說不可以去體驗。這就需要一種能力,把二手資料、三手資料轉變成第一手資料的能力,讓人身臨其境。要有同化別人生活的能力,包括想象力、虛構力、設身處地為別人思考的能力?;褂芯褪竊畝?。時代感表達有一點至關重要,那就是無論什么題材,即使是寫日常的生活,也能讓人感受到時代的律動,一點一滴讓讀者看到發生的時代背景。

         就“創作過程中怎么處理好龐雜的歷史素材,自然融入故事”的提問,徐則臣表示:一是要舍得去花時間占有大量的資料;二是要舍得丟棄大量的資料。寫運河時,把長江、黃河幾大水系等自己認為可用的資料全部都看了一遍。盡管最后這些資料都沒有用上,但在寫運河時心里更有底。另外,所有的信息要內在于人物。

        就“寫作時如何尋找靈感”的提問,徐則臣表示,靈感也是給有準備的人。永遠別擔心素材寫砸了以后再沒有素材。寫得越多你會發現素材越多,素材庫越豐富。正如從事設備維修的人,會一眼就能發現儀器的問題。發現問題的能力,其實就是靈感。  

        在關于《北上》的創作初衷的互動交流中,徐則臣表示,自己生活在運河邊,寫運河20年,運河逐漸從背景走向前臺。一個小說不論講得多么宏大,不論初衷多好,最終肯定還是通過故事實現。希望讀者能夠從這個故事中看到關于運河的點滴細節,感受到一條真實的、流動的、活著的運河。如果讀者能在小說中,聽到一滴水完整落下去的聲音,或者看到一個小女孩在河邊天真、可愛、純真的笑容,有所會心能夠有所感動,自己為創作這個小說付出四年的光陰就值了。“沒有人敢說一個作品能改變什么。但是,一個細節可以改變一個人,讓人想起來某一瞬間,內心變得特別地柔軟,會覺得這個世界有很多值得珍惜的、感動的東西,這就夠了。”

        在聆聽徐則臣深入淺出、見解深刻的精彩回答后,現場觀眾紛紛報以熱烈的掌聲。

        “百川匯海•作家大講堂”由北京海淀區委宣傳部、海淀區文聯、海淀區文化委、海淀僑聯主辦,海淀區作協、海淀區文化館、中國作家網承辦,《中華英才》雜志社、《十月少年文學》雜志社、國人書院協辦;由北京大學中文系主任陳曉明、首都師范大學教授張志忠、海淀區作協主席石鐘山擔任文學顧問;由中央電視臺新聞主播崔志剛擔任藝術顧問。講座每月一期,邀請活躍在當代文壇上的著名作家、文藝理論家、港臺作家走上講臺,追求內容與形式的創新,強調與受眾者的互動。自2017年6月創辦以來,謝冕、劉慶邦、肖復興、陸天明、柳建偉、王宏甲、陳曉明、何建明、梁鴻、須一瓜、張清華、韓小蕙、葉梅、石鐘山、李少君、馬季、月關、文舟、徐則臣等陸續在大講堂擔任主講,反響熱烈,逐漸成為馳名京城、倍受歡迎的文學講座品牌。

柏荷朗誦徐則臣作品《北上》書評及片段
柏荷朗誦徐則臣作品《北上》書評及片段

熱愛文學的小學生踴躍提問
熱愛文學的小學生踴躍提問

嘉賓與“百川匯海_作家大講堂”嘉賓及策劃團隊合影
嘉賓與“百川匯海•作家大講堂”嘉賓及策劃團隊合影


分享到: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fifa手游垃圾球员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