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田野調查重新認識中國——訪北京民協主席趙世瑜

[關閉本頁] 來源:市文聯信息中心      發布時間:2019-01-02

fifa手游垃圾球员 www.ohocb.icu   趙世瑜,1959年8月生于北京,1982年2月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歷史系,先后獲歷史學學士、碩士和文學博士學位。1996年任北京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2009年調北京大學歷史學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研究領域為明清以來的民間文化史與民俗學史。代表作有《眼光向下的革命——中國現代民俗學思想史論(1918-1937)》《狂歡與日常——明清時期的廟會與民間社會》等。

      在日前舉行的北京民間文藝家協會第六次代表大會上,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趙世瑜當選為新一屆主席。他對北京傳統文化的繼承與發展有什么獨到看法?對首都民間文藝事業發展又有什么新思路?經北京民協工作人員引薦,深冬的一個午后,記者拜訪了趙世瑜主席。

      回溯趙世瑜與歷史學、民俗學的緣分,那是41年前的事情。動蕩過后的1977年,趙世瑜高三畢業,原本要去上山下鄉,高考恢復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不過,報志愿時,這位學畫畫的“藝術生”犯了愁,那一年多數藝術類院?;姑揮謝指湊猩?,令他憾無美院可報。因緣際會,他最終被北京師范大學歷史系錄取,踏上另一條專業路。本科畢業之后,趙世瑜留校任教,兩年后攻讀了歷史學碩士學位。有感于歷史學更側重帝王將相等重大事件,鮮少涉及普通老百姓的民俗傳承,他又攻讀了民俗學博士學位,矢志開辟一個歷史研究的新領域。

趙世瑜
北京民協主席趙世瑜

     滿足生活需要,民俗才能延續

      我們的話題從老北京開始。這座底蘊深厚、特色鮮明,孕育了京味文化的古城,在城市化的進程中,傳統民俗受到前所未有的沖擊,可否挽留?應該怎么延續?

      趙世瑜說,“任何民俗,脫離了現實的需求都難以延續。我們在研究北京傳統文化時,要了解今天人們需要什么。”

      有些民俗,已經在城市化的進程中成為歷史,比如春節時熱鬧紅火的廟會,已同傳統廟會有了質的不同。趙世瑜指出,“廟會”顧名思義,先有廟再有會。“東西兩廟貨真全,一日能消百萬錢。多少貴人閑至此,衣香猶帶御爐煙。”在這首描寫北京廟會繁榮景象的清代竹枝詞中,東廟隆福寺和西廟護國寺,從元代開始就得到皇室的直接支持,法事規模大到可宰殺幾萬頭羊。清代時,這里居民密集,是百姓采購日用所需的主要場所;民國后,兩座寺廟逐漸破敗,廟會變成表演曲藝雜耍、售賣各種小吃等功能較單一的市??;再其后,購物場所日益普及多樣,戲院、電影院逐漸被百姓接受,昔日熱鬧非凡的廟會因喪失了最主要的購物功能,百姓逛廟會的興趣和需求日漸減少,逐漸衰落,最后徹底停辦。在城市化的進程中,胡同里的街坊變成高樓里的鄰居,居民間的親密聯系被徹底打破,廟會再難承擔維系社會關系網絡的功能。現在春節期間舉辦的廠甸、地壇、龍潭湖等廟會,只是買賣或文藝展演展示,與傳統廟會已大相徑庭。唯有京郊農村的個別廟會,如妙峰山鄉會,其鄉土文化并未被城市化發展斬斷,仍延續著傳統。

      也有些民俗,即使中斷也還有生命力。趙世瑜舉了一個例子:過去元宵節時有“走百病”的習俗,婦女們走出家門沿著特定路線步行,途中還有摸門釘等儀式,象征驅病除災,祈盼人丁興旺。這很符合現在健步走的健身理念,如果我們設計一條合理路線,這項傳統習俗完全可以恢復。

initpintu_副本
老北京廟會一瞥

     北京文化應不失根本,不斷更新

      近幾年,北京市大力推進全國文化中心建設,并提出以歷史文化名城?;の?,建設好大運河文化帶、長城文化帶、西山永定河文化帶的“一城三帶”文化發展戰略。

      趙世瑜表示,北京文化是不斷更新又不失根本的京味文化。幾百年以來,持續涌入的外來人口、外來事物為北京文化增加著新的元素。以建筑文化為例,上世紀50年代,北京新建了北京站、民族文化宮、軍事博物館等十大建筑,成為當時的新地標。這些風格迥異的新建筑多建于二環到三環之間,也就是當時的老城區以外,既滿足了北京市民生活需要,也沒有破壞故宮周邊老北京建筑的核心地位,原有文化未失特色、更加多元。但是,近些年北京一度走入文化同質化的誤區,新老建筑的空間秩序被打亂,在高樓大廈林立,居民小區如織,在芭蕾舞、音樂會、咖啡館等與其他城市雷同的生活消遣中,新一代外來年輕人難以形成對北京文化的認同感和融入感。

      我們現在能做些什么?趙世瑜從細微處著眼:過去北京每個城門周圍都有重要建筑,比如崇文門是清代收稅的地方,明清時從這里到朝陽門、東直門倉庫密布,如今海運倉、北新倉還有幾間舊房。位于美術館南面因明代東廠得名的“東廠胡同”,現在只有一個紅底白字的四字路牌提醒著曾經的歷史。查閱文獻,里面明確記載了以前的院子、門臉兒什么樣,照壁上有什么樣的雕刻等……我們可以借鑒廣州的做法,豐富標示牌,通過文字介紹、圖片展示甚至模型復原的方式,詳細介紹其因何得名、經何變遷、住過哪些歷史人物等歷史故事,通過對歷史建筑、老街區的“微改造”,讓市民和游客感受到歷史文化延續的脈絡。

      做好這樣的工作,離不開扎實的整理挖掘,趙世瑜多次強調系統性摸底工作的重要性和緊迫性,“每一個地名背后都會有幾個民間故事,很多故事再不收集就找不著了。”

      一直以來,北京民協在搶救?;び判憒澄幕挪?,挖掘整理北京文化內涵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為傳統文化的傳承提供了珍貴資料。趙世瑜表示,這樣的工作,還要繼續堅持下去,今后,北京民協將根據市委、市文聯的工作安排,在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大戰略之下,與河北、天津民協密切溝通合作,為“一城三帶”建設做一些扎實的基礎工作,努力拿出體現北京特色的優秀成果。

     學問是雙腳走出來的

      30多年來,趙世瑜發表了10多部專著、譯著,百余篇學術論文,為明清以來的民間文化史與民俗學研究做出了重要貢獻,其中的許多成果,都是通過大量田野調查得來的收獲。趙世瑜說:“中國歷史,更多的是一部帝王將相史,普通老百姓怎樣生活,社會底層如何發展,需要民俗學、社會學來研究。用老百姓的話說,就是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民俗學,可以從另一個角度重新認識中國。學問是雙腳走出來的,是用嘴巴和眼睛發現的。”為了獲取一手資料,在日常教學工作之余,他花了大量時間走遍全國各地。為了解京杭大運河沿線民俗,他沿途步行踩點,考察運河沿線閘堰和附近村民,用雙腳走完浙東運河支線;為研究廣東、福建民俗,除在當地探訪踏勘之外,他還赴東南亞走訪當地華人移民,收集他們身上未因遷徙斷續的文化。

      今年赴山東南部京杭大運河的一次考察中,趙世瑜偶然在文物普查表上看到當地有塊明代中期的石碑,他立刻趕了過去,找到石碑,向編撰村志的村民詳細了解情況,翻拍下一份謄寫在格子紙上字跡歪歪扭扭的村志。對民俗學家來說,這樣的一手資料非常珍貴!趙世瑜說,“從百姓不起眼的生活細節中探尋過去,通過田野調查的方式,重新認識中國,過程雖然很辛苦,但只有這些系統而扎實的基礎工作,才能掌握當時當地的實際情況,做出有價值的學問。”

      明清史和民俗史研究之外,趙世瑜還有大量宗教史、文化史、社會史等領域的論著。身邊有朋友曾感嘆,比起常人,他那樣瘦削的身體如何能爆發出如此大的能量?

      面對這樣的問題,他開起小玩笑,“不管做哪行,我對自己的要求都是盡量做到最好。當年假使我去當清潔工,我相信自己也能干成勞模。”對學問和生活,趙世瑜都保持著一份赤誠的熱愛,“我看的書很雜,愛好也很廣泛,我還喜歡做飯,在飯館吃到一份好吃的菜,回家后自己琢磨著做出來,這也很有成就感。”

      這番話讓記者想到信奉“趣味主義”的梁啟超先生,他一年到頭做學問不肯歇息,只嫌一天沒有48小時,“問我忙什么?忙的是我的趣味。我覺得天下萬事萬物都有趣味。”對于治學者趙世瑜而言,不管是歷史學、民俗學、人類學還是社會學,所有學問皆源于興趣、歸為愛好,凡所涉足均融合貫通,不亦樂乎。


分享到: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fifa手游垃圾球员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