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藝網_音樂綜藝節目如何避免審美疲勞

[關閉本頁] 來源:中國文藝網      發布時間:2019-03-13

fifa手游垃圾球员 www.ohocb.icu   今年開年,豆瓣評分高達9.2分的《聲入人心》收官,《歌手2019》第二期開播,這讓2019年音樂綜藝的開局出現了一個小高潮,也讓觀眾看到了2019年音樂綜藝的一點創新。

  一段時間以來,曾經的現象級音樂綜藝節目經歷了“綜N代”的制作之后,無論是收視表現還是觀眾口碑,都顯得力不從心。音樂綜藝節目應在創新中找到突破口,才能令觀眾眼前一亮。然而,在扎堆化制作、同質化嚴重的當下,如何打破天花板定論,如何在堅持音樂內核的基礎上走差異化路線,如何實現多重元素與音樂元素的完美融合等問題,成為音樂綜藝節目現階段發展亟待突破的瓶頸。

  老牌節目要在創新中求變

  為何音樂綜藝難以再現爆款?在文化評論人、中國人民大學博士生何天平看來,在創新中求變,應是音樂綜藝節目制作者需要突破的問題。從《中國好聲音》《歌手》到《我想和你唱》《蒙面歌王》,所有熱門音樂綜藝的模式均有??裳?。為了保證成功率,大多都是從國外買版權引進國內,進行海外模式的本土化開發。據悉,《中國好聲音》購買荷蘭的版權后,制作團隊不僅可以獲得版權方的“制作寶典”,版權方還會派專業技術顧問參與制作,對中國團隊進行定向培訓。雖然《中國好聲音》在更名為《中國新歌聲》后的這三年改用原創模式,但是,將轉椅改為下沖式座椅,導師選人超過固定數量便要進行再次對決等賽制創新,并沒有徹底翻新該節目的固定認知。

  樂正傳媒董事彭侃指出:“前些年大量消耗國外成熟音樂節目模式的狀況已不復存在,《歌手》《中國好聲音》《蒙面歌王》等衛視老牌音樂節目不斷地進行‘微創新’,互聯網平臺近年來則從垂直細分的角度入手,說唱、電音、國風等小眾文化輪番上線,原創、樂隊成為2019年新的拓展類別。”

  以《我是歌手》《中國好聲音》為代表的老牌音樂綜藝,在經歷了版權紛爭、節目更名等一系列風波后,艱難地步入第七和第八個年頭。雖然依托著成熟的節目模式和龐大的觀眾基礎,但是面對受眾分流、收視率下降的嚴峻現狀,這些音樂綜藝也不得不在環節賽制、投票機制等方面積極創新?!陡枋?019》開辟了新的踢館通道,歌手可通過新浪微博自薦和線上投票成為“人氣踢館歌手”,與專家組推薦的“神秘踢館歌手”進行舞臺對決。“過去誰能上舞臺基本是專家推薦,本季節目增加了普通觀眾推薦渠道,哪怕你是一個新人歌手,沒有豐富的演出經驗,只要有不錯的作品,就有機會被推薦參加節目,甚至可以自己報名。”《歌手2019》總導演洪嘯表示。

  “有固定模式的音樂綜藝創新起來確實很難。”曾參與音樂綜藝制作的一位導演表示,“涉及招商、請嘉賓、觀眾黏性,它不像其他類型,即便換湯不換藥,只要更新游戲環節、改變錄制地點、邀請全新的嘉賓,就能夠讓節目快速有新面貌。音樂綜藝需要從模式的邏輯根本去創新,又不能失去原本成功的元素,這對創作者是極大考驗。”

  但音樂綜藝節目必須要在創新中找到其發展方向,彭侃說:“近兩年來,國外越來越多的音樂類節目開始通過類型跨界混搭的方式進行創新,例如‘音樂 旅游’‘音樂 公益’‘音樂 喜劇’等模式,借助其他類型元素的注入來為觀眾提供新鮮感。”

  新節目應在模式上更加成熟

  從市場因素來看,當下大多數音樂綜藝已然陷入改編和翻唱的“死循環”,導師搶學員、選手歌唱競技、搭檔合作演繹等環節已成為節目標配。不少觀眾吐槽情節、臺詞設計過于明顯,節目流程大同小異。盡管通過打“情懷牌”拉來不少好感分,但觀眾依然會審美疲勞。因此,音樂類節目應當在節目模式上下功夫,只有成熟的節目模式,觀眾才會買單。中國傳媒大學青年教師王婧對記者說:“對高水準歌手和作品的大眾化推廣是音樂類綜藝節目應該著眼的方向。例如《聲入人心》帶給觀眾的是專業化的聲樂呈現、追夢歌者對藝術不懈的堅守,在赤誠和純粹的展現下,曲高不再和寡,觀眾在專業歌者的引領下,打開了欣賞聲音、歌劇、音樂劇的大門。”

  其實,音樂綜藝多年來生生不息的重要原因在于“好聽的音樂、吸引人的模式、能引起共鳴的故事”。當下,諸多音樂綜藝節目在新穎的節目形式、大牌的參演嘉賓等方面的創新固然重要,但能否呈現優質音樂、彰顯正能量,實現創作思想上的創新,才是決定音樂類綜藝節目成功與否的重要因素。

  《幻樂之城》聯合出品人、音樂人梁翹柏說:“有人說觀眾習慣了每個節目都要有輸有贏,我覺得不一定。行業和觀眾都需要一些新的刺激,我們希望將音樂類節目的制作提升到一個新的標準。”開創了“音樂 電影”模式的《幻樂之城》,摒棄常規競技類音樂綜藝的排位與評分,不依靠賽制產生刺激感,不強調輸贏帶來的戲劇化,節目結合戲劇、舞臺劇、音樂劇等多元表演形式,現場配合樂隊伴奏和實景搭設,打造“一鏡到底”的沉浸式觀演舞臺,呈現音樂與電影的雙重質感。

  對于以大眾群體為目標受眾的綜藝節目來說,走差異化之路、挖掘小眾藝術存在一定風險。例如,2018年年底推出的《國風美少年》和《即刻電音》就因各種原因反響平平。然而,網羅了36位“高學歷、高素養、高顏值”的演唱成員、主打美聲和音樂劇的《聲入人心》卻從“小糊綜”翻身成為“大熱門”。通過“首席”和“替補”的角色輪換、多重唱的新鮮演繹和演唱成員的成長蛻變,該節目不僅成功打破小眾藝術的壁壘,實現其魅力的挖掘和傳播,而且讓高雅音樂劇有了更廣泛的群眾基礎。王婧指出:“節目中不但有‘各自為王’的單人較量,還有花樣迭出的和聲演繹;有藝驚四座的花腔男高,也有百轉千回的戲劇碰撞。節目將聲樂這一高雅藝術形式多元化、多層次集中呈現,參演嘉賓既有來自專業院團、國際一流音樂學院的中流砥柱,也有正在求學、向著夢想奔跑的莘莘學子,他們之間不僅有精湛的技藝切磋,也有前輩后輩無間的傾囊相助。”

  因此,音樂綜藝節目的創作不能只看粉絲、支持率,而要最大限度地回歸音樂本身,在如何展現表演者深厚的歌唱功底和藝術素養、感人的音樂故事以及積極認真的生活態度方面多下功夫,這才是成功的關鍵。

  網絡音樂節目不應只關注選秀

  近年來,隨著音樂類節目在衛視越來越受歡迎,視頻網站也開始跟風制作。特別是在真人秀綜藝熱度漸漲的背景下,“養成類”音樂綜藝也應運而生。這類綜藝在呈現選手的歌唱表演之外,也越來越多地加入選手私下的生活場景,而這些片段賦予了觀眾“看著歌手在競賽過程中成長”的養成感。

  2018年,“養成類”音樂綜藝占據了網絡音樂綜藝的半壁江山?!杜枷窳廢吧貳洞叢?01》將這個新鮮的綜藝形式引入全國觀眾的視野。這一年里,幾乎所有的音樂類綜藝都加長了節目里的真人秀片段,借養成之潮流而行。何天平指出:“傳統綜藝在眾多的相似形態中呈現頹勢,而創新的養成類音樂節目直接帶動了平臺流量的極大提升。這一全民pick的造星景象,其實像極了2005年的‘超女’現象。”音樂選秀造星節目結束后,往往成為現象級事件卻曇花一現。而在《創造101》《偶像練習生》選秀結束后,網絡視頻平臺紛紛推出藝人相關的衍生綜藝,并推出持續的音樂演藝活動,進行男團、女團的簽約培養,持續開發IP的價值。然而2019年開年,《以團之名》《青春有你》兩檔選秀類音樂節目并沒有像2018年那樣火爆。“養成類”音樂綜藝也不再受觀眾青睞,反而像《即刻電音》這種在電子音樂領域發力的垂直音樂綜藝,成為小眾領域一群人的狂歡。

  何天平認為:“網絡音樂節目不應該只關注選秀,也可以充分挖掘專業性音樂人才,充分挖掘音樂本身的潛力,而不是靠拼顏值、拼投票取得高關注度。網絡音樂節目想要有內涵,還是要用專業性來打動觀眾。”

  從多檔音樂綜藝的市場表現來看,在經歷了競猜、對唱、跨界等種種娛樂化的創新探索后,音樂綜藝或將迎來專業性的回潮。王婧說:“在這種專業性中,音樂綜藝又同時呼喚著新鮮血液的加入。當然,繼續尋找到有新意的音樂細分類型,依然是音樂綜藝的一個創新思路,不過未被耕耘的領域也正在變得越來越少,或許下一個音樂綜藝的爆款,就誕生在戲劇、藍調、民謠、搖滾、管弦等類型中。誰能勝出,就要看制作團隊對市場風向、受眾心理、音樂類型等方面的把控能力了。”



分享到: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fifa手游垃圾球员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