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藝網_“后年代劇”的破與立

[關閉本頁] 來源:中國文藝網      發布時間:2019-03-13

fifa手游垃圾球员 www.ohocb.icu   

《愛情的邊疆》劇照

  《外灘鐘聲》劇照

  《大江大河》劇照

  回顧近兩年的電視劇市場,年代劇再度成為行業“新寵”,占據了一定的市場空間,基本上與現實題材劇平分秋色,呈現翻盤崛起、勢頭強勁的發展態勢。

  回溯中國電視劇60年的發展歷程,年代劇是一個較為年輕的電視劇類型,這一劇種的提法最早可追溯到20世紀80年代的港臺地區,1980年港版的《上海灘》被業界公認為是年代劇的雛形。在內地,1985年京派劇《四世同堂》算得上是早期年代劇的代表作品,彼時的年代劇尚處于類型化發展的探索期。直到2001年《大宅門》的播出才真正掀起了年代劇的熱潮,隨后的《橘子紅了》《金粉世家》《京華煙云》《大染坊》《喬家大院》《闖關東》更是將年代劇推向了井噴式發展。年代劇這一類型劇逐漸趨于成熟,也被界定為以清末民初到20世紀三四十年代這一時間段作為歷史背景,立足“個人、家族、國家”,以家族興衰更替映照時代風云變幻的劇種。

  2010年前后,年代劇在獲得市場認可后曾一度陷入跟風效仿的窘境,再加之其他類型劇的迅速興起、多面夾擊,傳統意義上的年代劇步入了銷聲匿跡的邊緣。隨著電視劇創作的不斷實踐,年代劇的內涵與外延隨之不斷豐富,它的時代背景不再局限于中國近代時期,有些延至1949年后到上世紀90年代乃至新世紀,而以順時線性結構展現家族與個體在歷史、在時代洪流下的敘事,是其不變的創作特征。

  經歷了長達近十年的探索,年代劇逆流而上、再度回暖。如果說2017年的《那年花開月正圓》是年代劇破冰之作,那么2018年便是開啟了一個“后年代劇”時代。在回歸現實主義、警惕“偽現實主義”的號召下,2018年涌現出一大批獻禮改革開放40周年的年代劇,以現實主義劇作新標桿《大江大河》為代表,《愛情的邊疆》《外灘鐘聲》《風再起時》《樓外樓》《最美的青春》《那些年,我們正年輕》《你遲到的許多年》《正陽門下小女人》《我們的四十年》《那座城這家人》等風格迥異、內容多元的年代劇輪番登場,成為去年國產電視劇市場的一大亮點。

  相較于傳統年代劇,“后年代劇”有繼承與堅持,也有創新與突破,在年代劇原有特色的基礎上,注入了新的活力和元素。

  堅守現實主義創作,實現創新表達

  當下,現實主義創作是中國電視劇高質量發展的方向,2018年更是被視為“現實主義回歸年”,所謂“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這些現實主義劇作扎根生活、扎根人民,傳遞社會積極向上的正能量。年代劇講述的是關于家族與個體在歷史、時代洪流中的故事,有些或許不是當代的故事,但其中展露的精神風貌和時代氣質卻應當是能夠照拂當代的。“后年代劇”的最大特征就是堅守現實主義創作,突破傳統年代劇的套路模式,實現年代劇與現實社會的有效連接和創新表達。

  年代劇的現實主義創作往往更聚焦于宏大歷史背景下平凡小人物的不平凡人生,洞察故事背后的精神力量,用主流價值觀引領時代發展的潮流。如《正陽門下小女人》以上世紀50年代以來的時代巨變為背景,用平民視角呈現了女性創業奮斗史,在潛移默化中傳遞出為人、從商的勵志寶典;《愛情的邊疆》的故事也發生在上世紀50年代末以來的時代背景下,講述了一段長達半個世紀的跨國愛情故事,展現了一代人在苦難時期的妥協與堅持,人與人之間唯有彼此珍愛,才能得到溫暖的回饋和美滿的結局。這些年代劇以最真實的筆觸再現了一段特定時期跨度下小人物的生存狀態、情感世界、生活境遇等,貼近生活卻不流于表面地表現現實生活,深刻折射滄桑巨變下的社會現實和人心向背,使之與當下的時代精神同頻共振,具有溫暖人心、激勵人心、凝聚人心的感染力量。

  遵循家國同構邏輯,觀照人間情暖

  年代劇的敘事邏輯遵循的是“家國同構”,將個人、家族的命運與整個國家的命運交融在一起,以小見大,從個體的“小我”升華到歷史的“大我”,具有濃厚的家國情懷和民族情懷。國家、家族,最終要回歸到個人,傳統年代劇更多地是以家族的興衰為落腳點,“后年代劇”更多的是聚焦平凡小人物的傳奇人生,在遵循“家國同構”敘事邏輯的基礎上,更注重細致入微地塑造有血有肉的人物,以情動人。

  如《外灘鐘聲》通過老上海小弄堂一群普通人的變化展現改革開放給生活帶來的巨變,塑造了留守在梧桐里、守護海關大鐘與親人、撐起整個家庭的杜心生;經營服裝生意、從步履維艱到倒閉、最后重新振作、努力追求服裝夢的杜心美;緊跟改革潮流、歷經無數挫敗后勇往直前、敢想敢為的杜心根等等。這些人物都是平凡崗位上的小人物,在勢不可擋的改革浪潮中,既有像杜心美、杜心根這樣的時代弄潮兒,也有如杜心生這般堅守平凡崗位的普通人,甘于平凡卻在平凡中作出貢獻,他們各自都找到了人生的支點,展現出人性中的寬容與堅韌,映射了一代人的價值追求。

  在宏大歷史背景下,細膩刻畫、真實呈現復雜情境里的人物和人性往往讓人記憶猶新,時空的跨越并不會阻礙觀眾去靠近劇中每一個人物角色。近幾年的年代劇從現實生活出發,偏重展現人生百態,觀照人間情暖,反映他們的心理嬗變和情感波瀾,才有了這些有筋骨、有深度、有溫度的故事。

  細節彰顯工匠精神,還原時代質感

  一部高品質的年代劇往往可以通過集體記憶的喚醒觸發觀眾的時代共鳴感。而這一共鳴感就需要這些劇作在制作上體現工匠精神,在細節上下功夫。由于年代劇一般橫跨幾十年的時間,如何利用場景、美工、服裝、化妝、道具等元素,真實還原當時或變化的時代氛圍,就顯得尤為重要。

  《大江大河》是2018年現實主義劇作的“爆款”,收視與口碑雙豐收,這取決于全劇主創人員的精耕細作。這部年代劇以小人物透視時代變遷中的眾生相,講述了以宋運輝、雷東寶、楊巡為代表的先行者們在改革開放浪潮中不斷探索和突圍的浮沉故事。為了更好地還原年代“原味感”,該劇用人工搭景的方式原景再現原著中的“小雷家村”,同時在細節之處精雕細琢,如綠皮火車、紅色大背心、綠色膠鞋等,甚至細致到一副碗筷、一碟肉等都契合皖南人家的擺設習慣。全劇細致的勾勒和精益求精的表達,讓這部劇具有鮮明的時代質感,使得觀眾不知不覺進入到規定情境中。此外,近期播出的京派年代劇《芝麻胡同》在細節的處理上也是煞費苦心。該劇以實地置景打造了劇中的芝麻胡同,從細節出發,圍繞四合院、老胡同等“京味兒”元素,包括畫面呈現的墻壁、門窗、瓦片、臺階、屋頂、洗漱池、洗衣臺等等,盡可能地還原老北京的生活圖景。

  真實的細節往往比編織的情節更容易打動人,或許劇中的一句臺詞、一個道具、一個動作等細節,都能夠喚起觀眾的懷舊情緒,這有益于年代劇增強代入感,讓觀眾在細節中追憶往日的時光,去體味那個時代的真實并產生共情感。

  在當前政策、市場環境等影響下,或許年代劇迎來了新一輪升級的好時機,這一類型劇也將被賦予更多新的特質、氣質和品質。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仍然是各大衛視排播劇目的重點命題,這為講述歲月變遷、滄海桑田的年代劇提供了難得的機遇,《巨匠》《艷世番之新青年》《隱秘而偉大》《一步登天》等一批年代劇已列入各大衛視的預播劇單,這一類型劇有望在今年的熒屏再次突圍。期待年代劇能夠為觀眾帶來更多的中國好故事,為我們留下真實鮮活、振奮人心的時代影像志和歷史備忘錄。



分享到: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fifa手游垃圾球员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