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藝網_贏了流量輸了口碑 盜墓劇怎么了

[關閉本頁] 來源:中國文藝網      發布時間:2019-02-26
 

fifa手游垃圾球员 www.ohocb.icu   今年1月,《古董局中局》和《鬼吹燈之怒晴湘西》兩部盜墓劇已經賺足了人們的眼球,據不完全統計,接下來今年還將有包括《藏地密碼》、《黃金瞳》、《盜墓筆記之怒海潛沙》在內的8部待播盜墓劇箭在弦上。從爆款小說到口碑撲街的影視劇,改編過度、授權混亂一度讓盜墓劇從IP寶藏變身燙手山芋。為何收割了流量的盜墓劇依然只是“曇花一現”,盜墓劇的出路在哪兒呢?

  深陷低口碑怪圈

  自2006年盜墓題材的小說登上諸多暢銷書榜單開始,盜墓IP就在此后的十余年里熱度不減。

  在各大IP開始陸續涌進網劇市場的2014年,盜墓小說也成為了影視改編的熱門IP。一時間,包括正午陽光、企鵝影視、慈文傳媒在內的各大影視公司也加入到了盜墓劇的爭奪戰中。而今年,包括《藏地密碼》、《黃金瞳》、《盜墓筆記之怒海潛沙》在內的8部待播盜墓劇箭在弦上,這背后更是聚集了歡瑞世紀、愛奇藝、騰訊影業、企鵝影業等20余家知名影視公司競逐流量。

  盜墓劇的吸金力也有目共睹,2015年在愛奇藝上線的網劇《盜墓筆記》就曾展示出了盜墓這個超級IP的流量,當晚《盜墓筆記》上線5分種內,愛奇藝開通會員的請求超過260萬次,高強度的會員支付和播放請求甚至一度造成了愛奇藝服務器的大面積癱瘓。2016年播出的《盜墓筆記》前傳《老九門》網絡播放量突破100億,成為了全網首部播放量破百億的自制劇。此后播出的《鬼吹燈之精絕古城》、《沙?!返染綞家⒘巳嗣塹娜紉?。

  但盜墓劇如此之高的流量并不意味著同樣能夠帶來高口碑,北京商報記者初步統計發現,近年來已播出的盜墓題材電視劇共有9部,貓眼平均評分為7.5分,豆瓣平均評分為6.2分,最高分為《河神》的8.2分,評分最低者為《鬼吹燈之牧野詭事》,豆瓣評分僅為3.0分。就連開年熱播的口碑劇《鬼吹燈之怒晴湘西》也從開分的8.5分跌至7.8分。

  編劇余飛表示,“盜墓劇雖然看似流量大,是因為觀眾們通常抱著好奇的心態嘗試追劇,真正喜歡這類題材的觀眾仍是少數,而盜墓劇最致命的就是后期節奏沒能保持住前期的水準,導致多數觀眾打出的評分并不高”。

  改編成差評之源

  那么為何盜墓IP從小說到影視作品卻頻頻遭遇低口碑呢?不難看出,盜墓劇的槽點都指向了劇本改編。

  一方面,根據廣電總局的相關規定,禁止發布封建迷信、非法暴力等影視作品,再加之相關法律也明確指出盜墓屬于非法行為。編劇陳風認為,各項規定的提出都讓充斥著靈異怪談和五行之術的盜墓IP變得極為敏感,影視化過程中稍有不慎就會觸碰“鼓吹封建迷信”的雷區。

  2016年初,網劇《盜墓筆記》遭下架、2017年《鬼吹燈之精絕古城》又被東方衛視禁播,而這一切的根源似乎都與“涉嫌封建迷信”有著脫不開的關系。為了能夠順利過審,一些盜墓劇在改編影視作品時不得不在原有作品的基礎之上添加諸多主流價值觀的內容。雖然為了過審對劇情進行改編無可厚非,但觀眾是否買賬卻是另一回事。

  “很多人認為有原小說基礎的盜墓劇在改編上相對容易,其實不然,受諸多政策的限制,盜墓小說中一些涉嫌封建迷信的情節和價值觀是無法在影視作品中呈現的,這就需要編劇對此類內容進行改編。但要想直接改變價值觀并非是修改一兩個故事情節就能實現的。”余飛坦言,如何在過審與觀眾口味之間尋找到平衡點,盜墓劇的改編尺度很難拿捏。

  改編尺度還未拿捏精準,盜墓小說中看似或真或假的機關和墓室也給影視公司帶來了難題。余飛表示,所謂一千個讀者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每位讀者對原著中所描述的場景都有著不同的理解和想象??鑾業聊剮∷抵械鬧疃喑【案叢訊榷擠淺4?,一旦與觀眾的預期不符就難免會引來原著黨的不滿。

  從另一方面來看,多部盜墓劇被指“注水嚴重”的緣由也在于改編過程中一味地追求速度。陳風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對于編劇來說,如果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多個作品能夠多賺一筆,所以很多編劇在改編過程中都處于趕工的狀態,這也讓諸多盜墓劇的劇本難逃粗制濫造的命運”。

  作為有著超強熱度的盜墓IP,影視劇的選角也總能成為人們熱議的話題,在眼下“唯流量論”的時代里,影視公司在選角時往往一味地選擇自帶流量的“小鮮肉們”,忽略了演員本身與角色的契合度,甚至年輕的流量明星曾一度成為盜墓劇的標配,例如《盜墓筆記》中男主人公吳邪一角,就曾吸引到李易峰、朱一龍、鹿晗等男明星出演。余飛指出,影視公司總希望能通過所謂的“超級IP” “大流量”吸引觀眾的目光,但實際只靠流量根本不可能解決一部影視作品全部的難題。

  授權混亂消耗IP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無論是《鬼吹燈》系列還是《盜墓筆記》系列都沒有形成完整統一的影視作品體系,甚至同一個人物被多個演員詮釋。以《盜墓筆記》系列作品中的主人公“吳邪”為例,就有李易峰、鹿晗、秦昊等五位演員飾演過。

  不僅《盜墓筆記》和《鬼吹燈》系列作品同一角色的演員沒能形成統一,同一系列的不同分冊版權也被賣給了不同的影視公司,這也直接導致了盜墓IP的主線劇情還未拍完,各類番外和支線故事就已經遍地開花。

  陳風指出,原著作者為了能夠更多地賺取利潤,會將不同作品的影視版權分銷給不同的影視公司,但每個公司的訴求不同,制作水平也不盡相同,在演員選擇上也有不同的考量,這是導致盜墓劇良莠不齊的根本原因。

  縱觀今年待播的8部盜墓劇,依然呈現出南派三叔與天下霸唱兩分天下的局面。南派三叔將推出《盜墓筆記重啟之極海聽雷》和《藏海戲麟》兩部網劇作品,天下霸唱在推出《鬼吹燈之怒晴湘西》之后,還預計播出《河神2》、《迷航昆侖墟》兩部作品。而在出品公司之中,除了慈文傳媒、工夫影業等對盜墓劇早有涉獵的老牌公司,靈河傳媒、銀潤傳媒等中小型影視公司也希望能夠在盜墓劇的熱潮中分得一杯羹。然而面對盜墓劇扎堆的2019年,余飛卻難掩擔憂,“盜墓劇存在的意義無法忽視,但從目前來看,觀眾對于這類題材的需求早已冷卻,飲鴆止渴只能適得其反”。



分享到: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fifa手游垃圾球员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