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藝網_戲骨大集結,劇集更耐看

[關閉本頁] 來源:中國文藝網      發布時間:2019-02-26

fifa手游垃圾球员 www.ohocb.icu  

  春節檔以來,許多人感到“劇荒”了,其實,《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之后,接檔的一大撥劇集很有看頭——它們都是現實主義,由有追求的制作團隊保駕護航,更注重表達家國情懷,云集了倪大紅、何冰、姚晨等實力派,因此會更耐看,引領一波話題熱度。

  《都挺好》:挑戰傳統家庭觀念

  近幾年,正午陽光出品的電視劇都有品質保障,《大江大河》《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都如此,因此它推出的新作《都挺好》備受關注。它將于3月1日在浙江衛視首播,也是《歡樂頌》作者阿耐的小說的第三次影視化。

  《都挺好》講述了表面風光無限的蘇家三兄妹,隨著母親的突然離世而瞬間分崩離析,對毫無主見卻又自私、膽小的父親的安置和養老問題,打破了他們平靜無憂的生活。但父親蘇大強對幾個孩子變本加厲,不斷提出過分要求。整部戲討論了原生家庭的親情痛點,會引來很多思考,從預告片來看,家人之間不再是和氣了事,沖突和矛盾激烈,沖擊觀眾的傳統家庭觀念,但最終會實現親情的回歸。

  劇里的人設也很可能引起熱議。其中,在美國工作的蘇明哲回到國內,想著挑起家庭重擔,卻因能力有限讓妻兒不斷與其疏遠。郭京飛飾演的老二蘇明成貪慕虛榮,從小備受母親溺愛,是一個十足的“媽寶男”,最后導致事業和家庭的雙重慘敗。

  姚晨飾演蘇家三女兒蘇明玉,是一個集叛逆、堅強、獨立于一身的金領女強人,她十八歲起就和家里斷絕經濟往來,叛逆地想與這個家庭劃清界限,卻因親情牽絆再次加入泥潭之中,始終割舍不斷血濃于水的親情紛爭。姚晨繼《找到你》之后再度觸碰現實主義題材,能否走出“中年女演員”的困境,拭目以待。

  記者觀察: 現實主義是一種創作態度

  從春節開始,許多人就感到“劇荒”了。原本熱鬧的春節檔,只剩下《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一枝獨秀;《怒晴湘西》雖品質不錯,但終因題材特殊而市場狹窄;集結了《延禧攻略》原班人馬的《皓鑭傳》故事套路重復,觀眾已經審美疲勞了。到了后春節檔,劇集市場急需好戲來救場。

  潘粵明、馬麗主演的《逆流而上的你》先行播出,涉及了女強人等現實話題,但其實都是蜻蜓點水,探討不夠深入,沒能引起觀眾的大范圍討論。

  然后,接下來上檔的幾部戲全都是現實主義題材,或將給市場帶來一點刺激。去年以來,鑒于現實主義回歸的趨勢,許多現實主義題材紛紛亮相,但這些戲有許多都是“表里不一”,只將故事背景換到了當代,主角不再穿古裝,價值傳達上并沒能對現實有所觀照,精神和情懷還處于懸浮狀態。

  其實現實主義是一種創作態度,它從現實出發、并最終回歸現實、觀照當下、溫暖人心,編劇一定要說點什么,思想和文化的表達一旦有了厚度,戲就更耐看了。就這一點而言,希望接下來的戲能對播出生態產生影響,振奮疲憊的劇集市場。

  《芝麻胡同》:暖心情味能否打動你我

  由劉雁擔綱編劇的55集年代劇《芝麻胡同》將于今日在東方衛視首播。該劇男主演是何冰,由劉家成執導,是電視劇《情滿四合院》的原班人馬。由于前作的高口碑,新劇引起較大關注,只不過它瞄準的觀眾群相對偏大,能否用暖心情味打動更多觀眾,就成為一大疑問。

  該劇講述了嚴振聲一家幾十年圍繞經營醬菜鋪生意而展開的煙火生活。劇中,嚴、牧兩家無論在事業上經歷了怎樣的大風大浪,在生活中遭遇了多少磕絆,都能風雨同舟、休戚與共,由此展現歷史變遷下平凡百姓的暖心情味:“離婚不離人,分手不分家”。

  在呈現方式上,該劇和《正陽門下小女人》《情滿四合院》等劉家成導演的作品一樣,置景、道具等都具有濃郁的北京味。無論是《白鹿原》中的鹿子霖,還是《情滿四合院》中的傻柱,何冰的表演總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此次,他變身為醬菜鋪老板,和王鷗、劉蓓演繹了一段牽絆一生的關系,但始終離不開一個溫暖的情字,其演繹如何撫慰人心、打動你我,令觀眾心生期待。王鷗飾演的角色牧春花年齡跨度為40年,對演技形成極大考驗。許久未在熒屏露面的劉蓓扮演懟遍胡同無敵手的林翠卿,性格鮮明,能產生不少喜劇效果。

  王鷗:拍攝四個月我一直在上表演課

  廣州日報:這個故事的題材比較特殊,什么元素吸引你?

  王鷗:我拍了這么多年的戲,從來沒有接觸過這么接地氣,并且靠近老百姓生活的戲。我覺得這是我可以去嘗試的領域,所以就接了。最重要的還有兩位前輩,何冰老師和劉蓓老師作為我的搭檔,能跟這兩位前輩合作是非常榮幸的事。

  廣州日報:你怎么評價這個人物?

  王鷗:牧春花很可愛,她也是幸運的。觀眾會覺得她受了一些委屈,到最后她是用自己的真誠打動了每個人,人與人之間都是交心的。她用真誠對待這個家,大家也會用真誠回報她。最后這個家相處得非常融洽,是每個角色都用了智慧。

  廣州日報:這個劇是京味的戲,必須要講北京話吧。

  王鷗:剛開始壓力比較大,導演說你只要在尾音或者北京地道方言說一兩句就足夠了。作為一個南方人,我已經非常努力地向北京話靠攏,希望觀眾不會覺得太跳戲。

  廣州日報:劉蓓覺得你是翻天覆地的變化,你做了什么讓她發出這樣的感嘆?

  王鷗:姐姐和何冰老師非常疼愛我和鼓勵我,他們覺得年輕演員需要幫助和鼓勵。我剛開始確實害怕跟兩位前輩搭戲,我們有一個鐵皮房子是主創演員休息的地方,我們叫它“芝麻小屋”,在那個小屋里邊每天聽他們聊天,何老師是很健談的人,我能學到很多關于人生的道理,劉蓓姐也用她人生過往的經歷跟我們分享。

  廣州日報:受益最多的是什么?

  王鷗:我覺得他們代表了那個時代的演員,劉蓓姐和何冰哥那一代的演員非常敬業,對待表演,對待藝術的方式,值得我們年輕演員學習。何老師從來都是屁股剛沾上凳子,多一秒鐘都不會坐著,非??燜俚氐較殖∪?,對于表演的敬畏心非常值得我們學習。

  廣州日報:你剛才說到了分享,他們跟你分享什么人生經歷?

  王鷗:從藝術聊到哲學。等于是我上了幾個月的表演課,因為我不是科班出身的人,何老師把所有表演經驗和種種技巧都教給我們了。我有時候都會想開錄音,每次他講話全是干貨,我都記不下來,因為信息量太大,我有時候來不及就寫在劇本上。何老師跟劉蓓姐說的話會戳到我,我會醒悟,4個月的時間每天都有這樣的事發生。

  廣州日報:演老年戲會有一些什么挑戰?

  王鷗:我就是演到70歲左右,最后有兩個老年人出現在長城上,看著夕陽和藍天白云,很美。兩個人風雨同舟,我覺得這是最美好的愛情,兩個人可以一直陪伴到老。

  廣州日報:你最想聽到觀眾什么評價?

  王鷗:我不太敢聽,我現在都不太敢看片花,我不太相信我自己演完是什么樣子。自己覺得心里沒什么底,但是我很努力去演了,因為這個戲的類型是我的生活里從來沒有過的,從小長大的環境一直是我沒有見過的,所有的表達跟我的成長環境完全天壤之別。這個是我覺得有點忐忑的地方。



分享到: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fifa手游垃圾球员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