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與理論兼具的臨沂文學簡史--理論評論--中國作家網

[關閉本頁] 來源:中國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03-13

fifa手游垃圾球员 www.ohocb.icu 《雙月湖》2019年第1期文評欄目選的是高振先生的《文學里的臨沂》,其文洋洋灑灑三萬字左右,作為編輯,我認真拜讀后,甚是感慨。說實話,在之前,我對臨沂文學的關注僅限于自己認識的那些作家的作品,并沒有從史的角度去觀照臨沂文學。所以,讀高振先生的這篇文章,就像在認真學習臨沂文學簡史,倒也不失一番情趣。幾經閱讀,寫了這篇也算是評論性的文章吧。以我之眼,評彼之文,限于我水平有限,自然難觸及其精華。故若有意閱讀者,敬請關注即將出版的2019年第1期《雙月湖》。

——題記

 

文學史難寫,文學簡史更難寫,但高振先生憑借自己浸潤文學三十七年的功力以及高超的文學創作能力和語言應用能力,用三萬字左右的文章,不僅敘述清楚了臨沂文學的起源、發展,還闡釋清楚了其富有特征的文學特質,構架了一部臨沂文學簡史,殊為難得。

任何一個地域的文學史都是由該地域歷代人共同努力的結果,他們在同一方水土的養育下,從自己的內心體驗出發,結合自己的時代語境及生活語境,創作出符合自己文學藝術水平的文學作品,自覺不自覺中為該地域的文學史添上了屬于自己的一筆,臨沂文學自然也不例外,可以說“從沂沭河流域生發的文字、典籍,帶著東夷的洪荒密碼、帶著祖先的勞動創造、帶著生活的時間紐帶、帶著心靈的情結溫度、帶著生命的傳承結晶”。無疑,生發自臨沂的這些文學作品,使臨沂的文學世界不斷煥發出新的生命力,也使得它的文學能始終秉持著地域精神往前發展。

但歷史浮浮沉沉,臨沂文學典籍也隨之或存世、或亡佚、或殘缺,若無人去挖掘、整理它們,臨沂的文學作品只能以具體的形式存在,無法在理論及其他方面發揮出更大的價值,也無法呈現出臨沂文學的歷時或共時的特征,所以,對臨沂文學而言,創作重要,挖掘及整理工作更重要。然而,盡管高振在《文學里的臨沂》中說“千百年來,臨沂從未忘記,那些吞吐著歷史煙云,塵封于廟堂的典籍,也時刻惦念散逸在民間的文學”,但還些文學作品還是以一種不系統的形式存在,所以,他主編了《臨沂文學典藏》,也由此生發出了這篇《文學里的臨沂》。

就臨沂文學而言,其歷史與中華文明幾乎同步而行,正如高振在《文學里的臨沂》中所言“從臨沂生發的每一篇章,都存留著歷史生活的往事細節,存留著臨沂人物的精彩演繹”。由此可以推定,臨沂文學的價值不僅僅在于她的文學價值,還在于她的文化價值、史料價值,所以在對她進行挖掘整理的基礎上再對其進行一個史的梳理,就更能提升這些具體的文學作品的價值,而《文學里的臨沂》正是基于這一點而作。

在《文學里的臨沂》中,高振先生從不同的視角出發,在張弛有致的敘事空間內,把臨沂的自然景色與人文景色在古今的臨沂文學事實及文學人物的言行中融為一體,將臨沂文學或清麗、或豪華、或婉轉、或豪邁、或簡易、或深厚的氣質作了近乎完美的呈現。“文學是人學”“文如其人”,一種地域文學能夠呈現出如此多的氣質,正是因為其創作者在作品中投入的不僅是自己的文學創作能力,還在文字中灌注了自己的靈魂及對臨沂這片土地的深情,這也是高振先生在《文學里的臨沂》中用“同飲一河水,共居一座城”作為開篇句的原因。

觀《文學里的臨沂》,可知高振先生將自己對臨沂文學的欣賞投放在了文章中的每一部分中。如在“東夷曙光”這部分中,臨沂文學悠久、深厚的歷史文化根源得到了清晰的展現。臨沂文學源自東夷文化,幾千年的發展,臨沂人民的認知范疇及社會人文雖幾多變遷,但其生存環境中的沂河、蒙山一直存在,這就使得歷代臨沂人包括文人在同觀一條河、同覽一座山,故這種基于同質自然景色而生發的文學情感也必定具有同質性。惟其如此,才能像高振所言的,可“邀先賢圣哲與經典同行,探索靈根自植的沂蒙瑰寶,洞悉暌違已久的沉潛文脈,挖掘軼散的文化典籍碎片,讓這些散逸的文學作品走出塵封的空間,帶著臨沂的溫潤,帶著文明的微笑,與讀者形成超越時間和空間的文學‘對話’”。不難看出,這段話也反映出高振在觀審臨沂的文學時,是帶有深厚的情感的。所以,在《文學里的臨沂》中,我們很難看到高振用純理論性的話語去批判臨沂文學。

當然,這不是說高振在對臨沂歷代文學事實的梳理之外,對臨沂文學只是情感性的評價,事實上,他也注重從理論層面對其進行闡釋。明代徐師曾在談及文章應具備的特質時,指出“體者,文字干也;意者,文指之帥也;氣者,文之意也;辭者,文之華也”(《文體明辨序說·文章綱領總論》)。顯然,如果從這些角度去審視單一的文學作品,是極為苛刻的,甚至無法發現該作品的優點。但若我們拋棄單一的具體文學作品,去觀照系統化的文學作品呢?如把臨沂文學作為一個系統去看的話,她就完全具備徐師曾所言的這些特點。所以,高振在《文學里的臨沂》中摒棄了苛刻的理論性批判,略過具體文學作品中的具體缺點,把前后幾千年的臨沂文學作為具有同一地域精神的實質性的統一體,著眼于用心審視臨沂文學。所以,他對臨沂文學是一種不拘于具體作品的整體理論關照。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高振對臨沂文學的這種情感與理論雙兼的理論評價,既有蒙山沂水淳厚的樸實,又有東夷文化的厚重。當前,雖然被稱作是“娛樂至死”的時代,但仍有一大批自覺潛心進行文學創作、挖掘及整理古典文獻的人,就像在當代臨沂,還有用靈魂愛臨沂文學、致力于發掘及研究臨沂文學的高振們。他們不僅自己積極創作富有臨沂地域特征的文學作品,而且傾全力去探索、挖掘臨沂文學的根,致力建立臨沂文學的脈絡。正是在他們的努力下,如今,臨沂文學的根、脈絡及特征等在高振先生的筆下都有了清晰的展現,再配以21卷《臨沂文學典藏》中2000多位臨沂古今文人的1300萬字的文學作品,那么臨沂文學就會像高振先生所言“如若說文字是作家活著的靈魂,那么,臨沂文學的美麗精神,光芒璀璨,將會豐盈一代又一代讀者的靈魂”。以此推之,在不同地域高振們的努力下,古典文學典籍必將逐一被系統化的整理出來,為當前時代文學及文化的建設、傳播作出貢獻。

 


分享到: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fifa手游垃圾球员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